8年来佛山共有150人捐献器官
时间:2019-06-12 10: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6月11日是中国器官捐献日。昨日,在佛山市一医院的门诊大堂内,举办了一场感人的分享会。器官捐献协调员、首席器官移植专家、器官捐献者家属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南都记者从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办公室了解到,该院是广东首批6家OPO之一,负责佛山和肇庆的器官捐献工作,自2011年取得捐献器官移植试点资质以来,共协调150例器官捐献,救治500余人。
  捐献者最大年龄64岁
  最小年龄仅1岁
  南都记者了解到,自2011年佛山市一医院获得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医院以来,截至目前该院共协调器官捐献150例,捐献者的年龄主要集中在30-40岁,最大的一位捐献者64岁。“这位捐献者是因为脑出血导致脑死亡,捐献了1个肝脏,2个肾脏。他是大沥本地人,因为一家人经常看电视,受到公益广告的影响而决定捐献。”佛山市一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梁丽姬介绍说,最小的捐献者仅1岁多,捐献了1个肝脏、2个肾脏和一对角膜。
  从捐献者的籍贯看,以广东为多,其次是广西,还有来自湖南、贵州、四川、吉林、黑龙江等地都有,2012年还有一例台湾同胞。“这些捐献者主要是因为车祸或者脑血管意外为主,还有就是小孩比较常见的溺水。”事实上就在刚刚过去的端午节,佛山市一医院就协调了3例器官捐献。而其中之一,就是一位年近21岁的小伙子,他捐献了几乎所有有用的器官,包括心脏、左右肺、肝脏、左右肾脏,分别救治了6个病人的生命。
  昨日分享会上,佛山市一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李庆生说,对于器官捐献协调员来说,每次协调的案例印象都很深刻,他从2011年开始从事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工作,到今年已经第九年了,经手的案例也很多。“不管协调了多少例,每次的过程都印象深刻,每一例都很感动。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不住要流泪。”他动情地说,这是一次心灵的经历。
  捐献者家属:
  感受到器官移植对于一个患者的改变
  “器官捐献对于患者、一个家庭的改变是很明显的,我们天天和肝移植的病人打交道,深有感触。”李巧云是佛山市一医院肝移植科的一名护士,4年前她从肿瘤科调到肝移植科做护士。事实上,她本人也是一名器官捐献志愿者。“大学毕业那年,有一次我逛街的时候看到有器官捐献工作站在做宣传,我觉得挺好的,当时就登记了自己的意愿。”在工作中,她见了太多的肝病患者,有些下午去世,晚上就有合适的肝源,也有幸运的患者,在弥留之际,得到了合适的肝源。2014年,有一位28岁的男性肝衰竭患者。“他长期被肝衰竭折磨着,因为很痛,经常要打止痛针。”就在医生评估,如果再等不到合适肝脏,他就会危及性命时,幸运之神眷顾了他,当天晚上有了合适的肝源。“他做了肝移植,2天后转回病房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他的变化。脸色从死灰变成红润,而且明显地精神好了。现在已经肝移植3年了,恢复得很好。”
  李巧云说,这些身边的案例更让她觉得器官捐献对于一个患者和一个家庭的重要性。事实上,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器官捐献者的家属。今年3月份,李巧云的父亲因为脑出血导致脑死亡,得知消息后,虽然悲痛,但是她希望父亲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生命,于是决定捐献父亲的器官。“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和其他亲属商量后,大家也支持我捐献爸爸的器官。爸爸生前就很憨厚,我觉得他会支持我的做法。”于是,李巧云签订了器官捐献同意书,最终她的父亲捐献了一对角膜,而其他器官因为评估不达标,没有成功捐献。
  受捐者:
  器官移植让我重生
  昨日的分享会上,作为佛山市一医院“肝移植联谊会”的会长,器官捐献受益者薛国祺还大方地分享了他作为肝移植患者的经历。
  “我20多岁的时候查出来乙肝肝炎,转氨酶一直比较高,治疗后好了,然后就正常工作结婚生子。”薛国祺回忆说,直到2003年时,被发现患了肝癌,然后做了切除手术。8年后,2011年时,薛国祺再次被查出来肝硬化晚期。“当时试遍了所有的中西医,效果都不好。后来来了市一医院,甄主任说,除了肝移植再没有什么其他手段可以治疗了。”考虑了几天后,他决定接受肝移植。“刚好那时候,有一个合适的肝源,而薛国祺也成为市一医院被批准成为捐献器官移植试点医院后的第一例肝移植患者。”手术进行了10个小时,手术后,他在IC U躺了9天。
  如今接受肝移植已经8年了,除了定期吃药外,薛国祺完全是一个健康人。“我当时把握了肝移植的机会,所以很幸运,要是没有这些手段和技术,我可能早就不在了。”薛国祺说,此前他在经营的纺织厂生意因为身体原因关闭了,但是手术后,他觉得自己还肩负着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我不能让自己的生命无意义地消耗,我要做一些能够帮助人的事情。”于是他重新开了纺织厂,有意识地进行宣传器官捐献。“是器官捐献者给了我生的希望,我现在都会本着关爱生命做人。”
  “肝移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重生了。”59岁的关先生接受肝移植已经接近4年了,他感慨地说,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正常人一样,可以适当地进行运动,散步、做俯卧撑,隔一段时间他会去旅游。
  5年前,55岁的关先生在一次常规体检中被检查出肝硬化。“当时市一医院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肝移植。”等了一个多月后,他幸运地等到了合适的肝源。“做了移植之后,我自己很精神,如果我不说,大家都不会知道我曾经做过这么大的手术。”
  如今身体健康的他也在尽力宣传器官捐献和移植。“希望大家多点人知道器官捐献和移植,让那些患者都有得治。等我到生命终点的时候,我也会用这种方式回馈社会。”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田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