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刻在禅城老街巷里的“咏春印记”
时间:2019-06-14 09:46    来源:珠江时报 
  禅城区祖庙街道素有“武术之乡”的美誉,咏春是其闪闪发亮的武术名片。
  下辖的沙塘社区,武学韵味尤为突出。许多看起来不起眼的小街老巷,深藏着众多的“咏春印记”。咏春拳师祖梁赞、一代宗师叶问、咏春非遗传人姚忠强……不少咏春名家和名门后人,在这里留下足迹。
  “这个老社区深藏着许多鲜活的记忆,这些记忆组成了社区多元而丰富的故事。”佛山市学思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服务中心创始人姚远和一众历史爱好者从2011年开始“深耕”沙塘社区,与众多老街坊和文化界人士进行访谈,寻找史料,开展了包括本地武术口述史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社区历史文化调查与活化、文化导赏等多项活动,挖掘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近日,佛山市学思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服务中心获颁“佛山社区文化导赏员培育基地”及“佛山秋色传承基地”牌匾。
  一代咏春宗师
  梁赞诞生于清正街
  佛山博物馆曾经做过一次关于咏春的文化普查,得知清末佛山一代咏春宗师梁赞正是出生在清正堂(即现在的清正街)。他的父亲在快子大街市场里开设了赞生堂药材店,精通岐黄医术。父亲去世后,梁赞开始在店中行医,深得街坊称道。大家都叫他“佛山赞先生”,一代传奇李小龙正是他的曾徒孙。
  对照《佛山忠义乡志》的地图,如今的清正街似乎更像以前的古道,而《佛山忠义乡志》里标注的清正堂是位于近思里的东半部分。现在的莲花大厦就是拆除了清正街的部分建筑之后兴建的。
  在佛山人的心中,佛山赞先生和他的“赞生堂”药铺充满着神奇的色彩,特别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的故事成为了不少武侠小说和香港功夫电影里的素材。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咏春弟子奉梁赞为师祖。
  当年,由清正堂向北过了一条小河涌,穿过公正大街和潘涌大街,到达三角市就是快子路,步行大约十来分钟。梁赞的“赞生堂”正坐落于此,直到2011年升平路片区拆迁改造它才被拆掉。
  根据《梁赞族谱》记载,梁赞“生于清嘉庆乙酉十一月十五日子时,终于大清光绪廿年甲午五月廿七日未时”,然而嘉庆在位期间并没有乙酉年,推后到道光乙酉年就是1825年,距今192年。
  大约一百七十多年前,在如今的沙塘社区里,十五岁的少年梁赞瞒着父亲悄悄学拳,一次回乡途中,有劫匪拦路,被梁赞“三下五除二”打发了,从此父亲再不阻拦,并且为他广聘名师。后来梁赞拜红船弟子黄华宝、梁二娣为师,潜心修研咏春绝技,成长为一代宗师。
  许多千里迢迢慕名来至“功夫之乡”的游人甚至居住在这一带的街坊都不知道,在一百六十多年前,名震四方的“佛山赞先生”就是诞生在这条不太起眼的小巷里。
  叶问家族
  与沙塘结下深厚缘分
  而梁赞的徒孙——近代武术名家叶问,也与沙塘社区有着深厚的缘分。叶问的儿子叶准曾说:“那时候我家祖屋都很大,有十间八间,在现在莲花路广场附近。我的太公很有钱,养活一百人有多。日本人来了之后就逐渐没有了,那间屋后来给了时任南海县长李道轩,我们搬去了田心里,没住多久又搬了。”
  叶问一家曾居住的田心里,藏身于沙塘社区中部,北起美里东端,走过滘边街,途经当时的季华女子小学门口,然后穿过车公巷、宝庆坊、近思里、高闸门,终点在人民路。两年后,叶问一家又迁到了滘边街(现已拆除)居住,与当时的季华女子小学比邻而居。1945年,日本人投降,叶问一家迁至舍人大街29号。根据叶准的回忆录,除了田心里、滘边街和舍人大街,叶问一家人还曾在祖庙街道的桑园、培德里、福兴街居住过。
  叶问的夫人张永成是张荫桓(清末大臣)族人。张荫桓故居位于莲花路沙塘坊13号,1989年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被拆后建成莲花路菜市场。
  咏春非遗传人姚忠强
  在天华里度过美好时光
  沙塘社区曾有一条叫天华里的小巷,佛山咏春拳非遗传承人姚忠强,曾在那里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1989年,我住在天华里的一个三层宿舍,那时候我们姐弟几个都喜欢在我这里聚会,中意饮啤酒呀,炒些螺呀,我们会在楼顶练一下拳,切磋一下技艺。我在这里结婚,儿子也在这里出世,成日带他去仁寿寺看花花草草。”姚忠强还记得,儿子小时候,太太总是拿着碗饭追着这个小人儿一直到马路边,呼喊着“阿仔呀,食饭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佛山欣欣向荣,旋宫酒店是当时佛山的地标之一,也是佛山首家中外合资的企业,由佛山市政府和澳门马氏等几个家族投资兴建,是全国第二间带旋转餐厅的酒店。当时年轻帅气的姚忠强成为了旋宫酒店的最早一批员工。姚忠强非常喜欢这份工作,他就近住在天华里一栋三层高的宿舍里,早出晚归,勤勤恳恳,先后做过行李员、电梯员、客房服务员、采购员等,后来更成为了酒店副经理。
  姚忠强的爷爷姚才,是与阮奇山、叶问并称“佛山咏春三雄”。父亲姚祺得多位大师指导,名誉省港。姚忠强姐弟四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咏春。姚忠强还记得,爷爷常常从仙涌街的老宅慢慢走来,细细指点孙儿们功夫,或是静静看着他们,或是提笔给远方的朋友写几封书信。香港武林届的朋友来佛山寻根问祖,总会恭敬地请祺叔到旋宫酒店的旋转餐厅里欢喜相聚。
  在天华里的日子里,姚忠强娶妻生子,老父健在,日子从容,岁月静好。“在天华里的那段日子真的很开心,我一直记在脑中。”姚忠强说。
  新闻链接
  沙塘社区位于明清时期的观音堂和鹤园两铺。据民国名报人区瑞芝所着的《佛山新语》,清代八景中“孤村铸炼”就在表冈的沙塘坊、滘边街一带。到了清末,由于水系发达,正埠码头货如轮转,观音堂铺商贾云集,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观音堂铺地处的升平路商业圈都是佛山的中心街区。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祖庙商圈崛起,城市一步步向南推进,沙塘社区成了老社区,而到了本世纪,城市拆迁改造推进,沙塘社区也列为仁寿寺扩建工程的范围之内。经此扩建,街巷由原来的30条减少为21条。
  文/特约通讯员谭碧韵 通讯员欧梓